张艺谋新片《一秒钟》幕后:张译节食减重20多斤,拍吃面戏引发胃痉挛

1982年冬天,广西电影厂拍摄《白杨树下》,张艺谋担任副摄影师,他做了一本厚厚的胶片测试报告,详尽胶片性能、画格、测光表、测温表、灯光图(www.dtjd.com.cn)。

可以直接拿给电影学院当教材。

2007年,为纪念戛纳电影节60周年,张艺谋拍摄了一部3分钟短片《看电影》,合作的正是《一秒钟》的摄影指导赵小丁和录音指导陶经。

讲述放映队来放电影时人们的期待。

2012年,中国电影院线中的数字放映机已经超过九成;

2016年,上海电影技术厂关闭了国内最后一条胶片生产线。

如今,电影学院不再教授胶片摄影,仍坚持胶片拍摄的电影导演也寥寥无几。

90后、00后拿的都是手机和电脑,用数字设备拍摄,从小看爆米花电影。胶片基本告别了人类历史舞台。

2018年1月,张艺谋给编剧邹静之写信,称想拍一个"看电影"的故事。

在贫瘠年代看电影,听到胶片哗啦啦转动的声音,是仰望星空的梦幻和快乐。

这就是电影《一秒钟》。

虽是一时冲动,但这个故事让张艺谋心心念念了好多年,那是他的青春记忆,是所有热爱电影的人的情怀。

即便胶片时代已经结束。

电影《一秒钟》就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。

在物质和精神生活都相对匮乏的70年代,没有人不爱看电影。

张译饰演的张九声爱看电影。

他爱看到何种地步?

没赶上场次怅然若失,便悄悄从工作的农场溜出来,就是为了一场电影。为找到这盘胶片,他开始疯狂,开始漫天寻找,开始在沙漠中流浪。

30年前的张译只有10岁,关于看电影的记忆从那一刻开始。

"站在银幕前想去摸,不知道银幕后面是什么,当时看的那部电影正好是1988年上映的《红高粱》。"

《一秒钟》的拍摄工作格外珍贵,因为"它是30年前一个男孩子被牵引到电影世界的反射。"

因此要格外珍惜,况且"你并不知道人生中与如此有艺术成就的导演合作的机会能有几次。"

减重20多斤的张译几个月来都没有吃过主食,当拍摄吃面戏时他犯了愁,吃完就吐。

西北的扯面泼上油泼辣子,别说有多带劲儿。

可在猛吃了十几碗面之后,张译出现了胃痉挛。

范伟饰演范电影,他是电影放映员,那个年代多让人羡慕的工作啊!

这份工作真是香饽饽。

平时没事儿也要看看手表,显示优越感。

在放电影的日子里穿马甲坎肩,觉得搞艺术的人就应该这样穿。

在餐馆吃面,连老板都说好话:"辣子多加了一勺,看电影给咱留个好位置。"

看电影对于人们是过节过年,对于范电影来说是当这一天的皇帝。

他就是那个年代的人。

手上不离他的大搪瓷茶缸,上面红字印着"电影放映员 001"。

就是放电影,也要搞出个第一名。

范伟演得也真好,那种痴迷,那种热爱,那种对电影和胶片的执念。

《一秒钟》有场胶片几乎被毁掉,范电影教众人如何抢救的重头戏。

这场戏令人动容,融进了主创心中的偏爱。

大家从家里拿来床单,一人接一人将胶片传送到电影院,整个过程像是一场朝圣,而电影院就是一座神圣的教堂。

众人又将缠在一起的胶片分开、卷盘、悬挂、冲洗、蒸馏水擦拭、吹干。

像手术台上的医生,怠慢不得。

电影放映机哗啦啦转动的声音,晾晒的胶卷,悉心的擦拭,放映室光影中漂浮的尘埃,银幕后的人影,看电影的观众……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。

张译和范伟,是经历过胶片时代的人。

而新一代谋女郎刘浩存生于2000年,是张艺谋口中没见过胶片的00后。

她从3000多名艺术院校学生中选出,经过3年的表演培训,被张艺谋敲定出演《一秒钟》女主角刘闺女。

进组的第一天剪掉留了多年的长发,刘浩存哭了。

不只是因为爱漂亮。

更是梦想成真时刻,喜极而泣的眼泪——只有在变成"刘闺女"之后,3年的努力才确定换来了回报,成为张艺谋电影的女主。

就像看电影是贫瘠年代所有人的白日梦,演张艺谋电影也是刘浩存的白日梦。

谁白天做美梦,不喜极而泣呢?

那00后的刘浩存如何演出对电影和胶片的热爱?

也是先从外形上变成那个时代的人。

流浪儿灰头土脸,头发凌乱,皮肤皲裂,在沙地上滚来滚去,天性解放地很彻底。

但惊喜的是,她的眼睛一直那么亮。

她饰演的刘闺女是流浪儿,在沦落天涯的路上遇到冤家路窄的张九声(张译饰)。失去父爱的女儿和失去女儿的父亲就此结缘,一个想要12.5米废胶片,一个想看那场电影。

首次触电的刘浩存,在导演张艺谋的调教和高强度的拍摄锤炼下,从一张"聪明的白纸"变成了"老演员"。

清澈的眼神,灵气逼人的表现,也是人们心中胶片时代最美好纯洁的模样。

张艺谋想还原记忆中胶片最美好的样子,因此对待《一秒钟》,他一直怀着对电影的敬畏和热爱之心。

前期筹备时,从道具的考证和寻找,美术细节的把控,到寻访70年代看电影的室内场景,沙漠的选景,都达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。

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张艺谋的老班底,也都是经历过胶片时代的老同志,他们希望给中国电影增添这么一笔,或者说,留下他们曾经热爱的星河。

然而开机之后的拍摄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。

7月的敦煌沙漠,干燥酷热。

剧组的汽车出现故障,水箱爆掉。

遇上沙尘暴,又遇到冰雹。

汽车陷入沙漠。

……

最辛苦的是,在沙漠中每拍摄一个镜头,整个剧组都要搬一次家。

因为拍一个沙丘,脚印就会留下,只能换。

但68岁的张艺谋,却是剧组最有活力的那一个。

在沙漠中奔走如履平地,有时灵感来了半夜就起床准备第二天的工作。

正如他自己所说:"我常开玩笑说,我不是在拍电影,就是在拍电影的路上。"

昆汀·塔伦蒂诺曾问张艺谋:"张导,你自己拉片子吗?"

张艺谋回答:"我通常是要剪辑师剪的。"

酷爱胶片的昆汀说:"我不行,我必须在手里倒,特爽,还要摸。"

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。

电影诞生也不过一百多年的时间,而用胶片拍电影已成为个别大导演坚持的个人趣味。

虽然胶片时代已经结束,但是影像会被一直保存。

不管是保存在电影资料馆,还是在人们心里。

电影《一秒钟》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,它关于热爱、关于回忆、关于整个时代。

《一秒钟》于11月27日正式上映,你或是经历过胶片辉煌时代的人,你又或是没有胶片记忆的年轻人,这部电影都值得你走进电影院。

那是电影人青春记忆中,关于电影最美妙的旅程。

(作者:寒鹿)

主营产品:防爆防腐箱/工程塑料箱,不锈钢防爆箱,防爆声光报警器,防爆软管/接头,防爆风机,防爆灯具,防爆空调电暖器,防爆对讲机电话